<track id="ppnpn"></track>
<pre id="ppnpn"><ruby id="ppnpn"><ol id="ppnpn"></ol></ruby></pre>
<p id="ppnpn"><ruby id="ppnpn"><mark id="ppnpn"></mark></ruby></p>

    <pre id="ppnpn"><ruby id="ppnpn"></ruby></pre>

      <pre id="ppnpn"><ruby id="ppnpn"></ruby></pre>

        <pre id="ppnpn"><strike id="ppnpn"></strike></pre>

            <pre id="ppnpn"></pre>

              <noframes id="ppnpn">

              <track id="ppnpn"></track>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 ENGLISH
              教育新聞 EDUCATION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育新聞 > 正文
              新時期職業教育貫通培養要有新定位
               
              教育新聞      2023-12-05 10:44:49      中國教育報       點擊

              進入新時代以來,國家關于職業教育改革的決策部署中,均將中等職業教育和高等職業教育(含???、本科)貫通培養作為重點任務,部分省份,尤其是經濟發達地區,將其視為職業教育未來發展的主要方向大力推廣。貫通培養提升了職業教育吸引力,初步打通了多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成長階梯。與以往相比,新時期的貫通培養價值更加凸顯,而進一步明確貫通培養的功能定位,是深化改革的前提。

              定位于滿足產業需求

              梳理已有政策文件,貫通培養常在“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提升職業教育吸引力”等語境中提及。在實踐中,一些中職學校將“不用參加高考”作為貫通培養的宣傳重點,以吸引廣大初中畢業生報名。這種將功能局限在解決招生難問題的定位,產生了一定的消極影響。

              職業教育作為與經濟社會發展聯系最為緊密的教育類型,產業特點及發展變化是推進職業教育任何一項改革的邏輯起點。因此,必須跳出教育、立足全局看待貫通培養。

              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以及制造業轉型升級,對技術技能型人才的職業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大部分重復性、標準化崗位逐漸被智能生產系統所替代。調研發現,工業機器人技術服務、系統運維和集成應用等綜合性崗位,目前對中職畢業生基本沒有需求。企業更加看重學生的操作編程能力、邏輯分析能力、安全意識以及自主學習能力等高階能力,亟待通過長學制系統化培養。

              由此可見,適應經濟社會發展對人才需求的新變化,是貫通培養愈發重要的根源所在。因此,貫通培養未來的改革方向:一是不能在所有專業中全面開花,而要聚焦國家最急需的產業,同時根植區域經濟,在全面調研省域產業發展對人才崗位需求和技能要求變化的基礎上,選取那些確實對技能水平要求高、中職畢業生難以勝任崗位需求的專業開展。二是將貫通培養放在最需要的地方去。貫通培養不能把中職學校作為人才中轉站,為高職院校云集的大城市培養人才,而應該更好地服務縣域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

              目前各地有一些比較好的做法,一種是簽署定向培養協議,由縣級政府或企業出資培養緊缺人才,學生在本縣中職就讀,異地高職就讀,畢業后返鄉就業;另一種是將人才培養下沉至縣,設置二級產業學院,與縣域中職貫通培養地方經濟發展所需的人才。

              定位于彰顯類型特色

              長期以來,貫通培養都是作為改革試點項目,在政府給予政策空間后,由院校自主開展合作。但由于中高職學校權利不對等,因而合作態度各異。中職學校獲益較大,表現出強烈的積極性,而高職院校因為兩年培養年限不足、生均經費減少、合作中職辦學質量參差不齊、管理成本增加等因素,在貫通培養中表現不積極,僅將其作為補充、點綴或不得不完成的任務,辦辦停停,隨意性較強。

              極少有普通高中與大學聯合培養人才,僅會在高中階段開設部分大學先修課程。但在職業教育領域,貫通培養卻是科學合理的學制。這是因為,技術技能訓練是一個長期實踐、逐級進階的過程。尤其是在技術高度復雜的信息化時代,技能形成過程更加復雜和長期,僅僅依靠短暫的3年時間,難以教會學生解決生產中的復雜問題。學生入學后,需要通過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完成“職業定向性任務”“程序性任務”“蘊含問題的特殊任務”“無法預測結果的任務”等,一步步從新手、生手、成長為熟手、能手和專家。

              貫通培養遵循了技術技能型人才的成長規律,彰顯了職業教育的類型教育特色。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中也明確提出“貫通招生與培養”,賦予其合法性地位?;诖?,貫通培養未來的改革方向:一是將貫通培養視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哪些專業適宜開展長學制、合理的學習年限、師資和實訓基地等資源的共享方式、院校的合作機制、學生培養經費撥付和分擔機制等進行科學論證,形成穩定且專有的學制體系。二是確保貫通培養姓“職”。無論是中職學校與高職院校(???、本科)合作,還是中職學校與普通本科院校(學術型、應用型)合作,均須遵循職業教育邏輯,分析貫通專業面向的崗位典型工作任務及所需要的職業能力,確立貫通人才培養的目標和規格,一體化開發不同學段的課程和教材,培養過程要強調工學結合、崗課賽證融通,采用學徒制等形式。

              定位于培養拔尖人才

              長期以來,職業教育定位于培養一線熟練工人,似乎與拔尖創新人才培養關系不大。而貫通培養,也僅將其視為職業教育一種學制的變化,與分段培養的高職畢業生在人才培養規格上沒有差異。

              黨的二十大報告明確將大國工匠、高技能人才作為國家戰略人才力量中的一類,職業教育同樣要擔負起培養拔尖創新技術技能型人才的重任。而貫通培養在此能為且可為。

              一方面,貫通培養因其具備提前確定就讀高校,甚至可以定向就業的優越性,能夠招收一大批學習能力強、職業志向堅定的優秀學生,打破以往職教兜底“差生”的局面,優化生源結構。他們更早地系統接受技能學習,通過合理的學制安排,理應更快成長為高素質技術技能型人才。另一方面,拔尖創新人才培養主要對接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和區域主導先導產業(如教育部開展創新型拔尖技術人才培養試點所選取的新一代信息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農機裝備等領域),這些行業領域所需的技術技能型人才絕不是3年或4年時間能夠培養出來的,需要通過長學制進行扎實的基礎理論、技術技能、創新創業等的綜合學習。

              貫通培養應樹立“精英”意識,著力培養更多更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诖?,貫通培養未來的改革方向:一是可以參照普通高等教育中的碩博推薦免試制度,將貫通培養在職業教育體系內部進行整體設計,建立各類學制之間的互通橋梁,通過甄別、遴選、競賽等不同評價手段,確保選出最優秀的人才接受貫通培養。二是在省級層面建立貫通培養標準體系,明確貫通培養的人才規格、課程體系、教師能力要求等,同時開展質量評估認證,對貫通培養中的重要環節,如教育教學、協調機制、學生管理等進行動態跟蹤檢查,確保參與貫通培養的各類院校能夠高質量完成人才培養任務。

              (作者:陳沛酉,單位系教育部課程教材研究所,本文系全國教育科學“十四五”規劃2022年度教育部青年課題“本科職業學校組織轉型的多案例研究”[EJA220560]階段性研究成果)

              發布時間:2023-12-05 信息來源: 《中國教育報》2023年12月5日05版

              一级AV丝袜国产av